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学语文园地

请多提意见 谢谢

 
 
 

日志

 
 
关于我

我是版主,希望大家能把好的复习经验、好的复习试题发送到这个博客的日志中,实现资源共享的目的。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潘老师的文章  

2009-11-17 10:11:25|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  题

                                                                  江阴市实验小学  潘雅频

是在无意间,闻见桂花香的,起初若有若无,羞羞怯怯的,走近教室,那香味儿忽然浓烈起来,心,也跟着香香甜甜地一转:哦,楼前那株桂花开了!

课间,几个人一起来到桂花树前,驻足,摘下一朵两朵,香香甜甜的秋便被嘻嘻哈哈地握在手心里了。正说笑着,突然,有人过来,说:“W死了,昨天投河自尽的!”

我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也不愿相信自己的耳朵。但她的确是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了。用那最是柔情也无情的水。

W是我们的同事。大概是四年前,她与我们一起教五年级。依稀记得她刚来时的样子——一头短发,脸白白的,模样儿清清爽爽,只是她的眼神总是躲躲闪闪,似乎时刻在提防着什么。很快,我们便知道了她的“底细”——抑郁了。

“千万别凑一起讲悄悄话,她会以为在议论她,小心她把包砸过来!”有“知情人士”善意地提醒。我们将信将疑,小心翼翼地敬而远之。然而,除了沉默,她并没有显现出什么异常。

她常常沉默着,从她偶尔的言谈中,我们知道她丈夫正努力跟她离婚。看得出来,她并不想放弃,但是,婚姻需要两个人共同经营,一方已坚决地放了手,另一方的坚持便只是徒劳的挣扎。

婚还是离了,孩子也不属于她。这时候,有个朋友该多好,但她似乎没有朋友,孤身一人,形单影只,不过脸上的神情倒是坚毅起来。也许,走出失败的围城就是破茧成蝶,我们都这么猜测着,祝愿着。

她不再沉默,开始活跃起来。有一日,她忽然穿着溜冰鞋来上班,刚出教室门,便将鞋底下的滑轮啪啪打开,一路溜回办公室,一会儿,走廊上便传来她的大呼小叫:“快来拉我起来!”赶过去,她摔在地上,样子极狼狈。刚把她扶起来,她又踉踉跄跄地溜去。又一日,我奉命教她做广播操,折腾了一节课,最终的结果是,她恼怒地问:“你这个死女人,为什么要教我做操啊!”我被问得连眼睛都没敢眨一下。

茧破了,蝶却没能轻盈地飞。

她不能再教数学了,犹如一阵风似的,她离开了我们办公室。我们谈论着她的境遇,同情着她的不幸,但同时竟也如释重负——终于不必担心会有包砸过来。现在想来,实在不能理解自己的矛盾:对这样一个生活在孤寂痛苦中的人,我们莫名其妙地提防她什么?

她教科学,不久,科学课也上不成了,只好负责管理图书。在校,独自面对沉默的一屋子书;回家,独自面对沉默的四堵墙。孤独和寂寞该是怎样的如影随形啊,我们无法想象。

但她似乎还是清醒的。一天,她进教室来,递给我一篇论文,让我帮她寄去参加省“师陶”杯科研论文评选。

“我想评高级教师呢,”她有些羞惭,脸上是少有的笑容,“人家说你送的论文能得奖的。”

我愕然,自己何曾有过这般能耐?再一看稿子,更是愕然:她的论文仅七八百字,一段楷体,一段宋体,连字号也不一致,赫然在纸上参差着。

“你一定要帮我得个奖的。”她一扭身,走了。

我哭笑不得,为了不辜负她的信任,也唯恐那“包”砸将过来,硬着头皮将论文“抻长搓圆”,寄了出去,幸好,她得了个三等奖。领证书的时候,她笑得羞涩而灿烂。不管梦和现实之间有多遥远,毕竟,心中还有梦,远方就在前方。

但是她越来越怪异了,人形销骨立,穿着旧日的连衣裙如同裹了一条大被单。后来,听说有一天周六,她在菜场附近的小花园里跪了半天,手腕上是累累的刀痕。

“又不疼的。”她一脸漠然,眼神冷冷的,像冰。

偶尔,她还会来我们办公室,絮叨几句,多半是:“我怎么跟你们不一样的?”“我很羡慕你们的。”我们一边忙碌着一边安慰她:“我们也羡慕你的清闲呢。”她便有些恼羞成怒,嘀咕几句:“我知道你们看不起我”,悻悻然地走了。

其实,我们的确羡慕图书室那一方清净之地,当然,也许那是生活中又一座围城。

后来,她从校园中消失了,听说是治病去了。开学初,我们惊讶地听到她调去一个成教中心的消息:我想,大概她的病好了,那么,应该迎来柳暗花明又一村了。

但是,她放弃了自己的生命!我们不知道,是什么让她如此决绝,是无常的境遇,还是她的病?有一点是肯定的,她的生活是冰冷的。当生活中已经没有什么可留恋,可牵挂,可期待的时候,放弃是不是一种解脱?

其实,很多时候,生活就是这样让人孤独无助。茫茫人海,每个人都在为生活奔波,或歌,或笑,或叹,或哭,又有多少人能挤出心灵的一隅供他人倾诉?所以,没有光明的时候,自己要照亮自己;没有温暖的时候,自己要温暖自己,哪怕用左手紧紧握住自己的右手。可惜,她没有。

一个尝尽了孤寂炎凉的生命永远地消失了,想起她,唯有长长的叹息。假如有来生,愿上苍一定要给她一个温暖的人生。即便仍有凄风苦雨,也一定要守得云开日出。苦夏过去就是秋啊,就有甜甜的桂花开。

……

在我断断续续地写下这些关于她的记忆时,桂花正悄悄地凋零。采下几朵残花藏进书页,花语是:天凉好个秋。

“一株淡贮书窗下,人与花心各自香。”让活着的我们好好地活着,温暖地活着。

 

 

只缘一错手

无数次地遐想过沈园,遐想在一个烟雨蒙蒙的春日,撑一把紫色的小伞,行过问梅槛,孤鹤轩,冷翠亭,访过一泓池水,几枝残荷,缕缕柳丝,然后,肃然面对那静默在雨中的《钗头凤》,任思绪随着雨丝在天地间绵延。

“宫墙柳,一片柔情付与东风飞白絮;六曲栏,几多绮思频抛细雨送黄昏。”每一次这样遐想时,眼里总不由地湿润。我实在想不明白,那个如寒梅一般“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的书生,那个横戈跃马,抗击金兵的志士,那个临终时还喃喃“但悲不见九州同”的诗人,一生忧国忧民,傲骨铮铮,满腔壮志豪情,爱满天下,是那样潇洒倜傥,重情重义的伟丈夫呢,面对自己青梅竹马,心心相印的爱侣,又怎么能仅仅因为“母不喜”,便在一纸休书上签下自己羞答答的大名?也许,只有读懂了沈园,才能解开这一个心结。

终于,我站在了沈园门口。此时,却是盛夏,并不是游园的好时节。时近黄昏,阳光依然明亮得晃眼,但这样的热烈影响不了沈园。沈园,走不出800多年前那个春天凝成的萧索,刚走到冷冷清清的园门口,淡淡的哀愁已迎面而来。我小心翼翼地抬脚,进园,试图拾掇起800年前的碎片,寻找那一场凄美爱恋背后一错手的因缘。

初入园子,不见山水,唯见一座形状怪异的假山,两边的缝隙中爬满绿意,假山上书“诗境”二字,看似清秀却笔笔千钧。向右看去,两旁繁花绿树之间露出一条狭长的小径,风走过,牵动枝叶发出沙沙的声音,如浅唱低吟,幽幽的,从远处传来。是陆游和唐琬的脚步声吗?他们的脚下,展开的曾是一段怎样的路程?

顺着小径前行,放眼园中,水榭如云,色调典雅;修竹茂林,古意幽幽。果然是诗境!园内多柳,曲径旁,宫墙边到处都是,身姿依然玉立亭亭,滴滴翠绿密密叠叠。只是那曾为沈园渲染出“满城春色”的青青柳枝而今在骄阳的逼迫下无精打采地呆立着,失魂落魄一般,全无当年的依依柔情。也是,杨柳已不再是当年的杨柳,正如游园人不再是当年的游园人。

漫步园中,见一个葫芦形水池,池水清浅,盈盈流动。池上有座青石板小桥,是陆游和唐琬分离七年后相遇的地方。当年,陆游正低头看着满池春水,无意间,惊见水中摇晃着唐琬的倒影!“伤心桥下春波绿,疑是惊鸿照影来”,于是,所有的思念,幽怨,辛酸,凄凉,融进黄藤酒,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如今,伤心桥犹在,桥下波纹涟连,一圈圈依旧,可那照影的丽人呢?我在桥上徘徊,寻觅那惊鸿一瞥中的唐琬遗韵,哪怕是一枚脚印,一瞬秋波,但是,“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无复旧池台。”

葫芦池边,有一座飞檐翘角的亭子,历经风雨无情的侵蚀,已是满面沧桑。这是知音亭,是唐琬在征得丈夫的同意后置酒肴与陆游共叙离愁别恨的地方,两人相看泪眼,千般心事,万般情怀,却从何说起?空留下石桌石椅,迎候着不再重来的故人。

在知音亭默默地坐了片刻,站起身走一小段路,一抬头,惊见园壁上白底黑字,龙飞凤舞。哦,是《钗头凤》: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错、错、错,一错手,是春如旧,人空瘦;一错手,是山盟虽在,锦书难托;一错手,是雨打病魂,咽泪装欢,一错手,是相逢不语,再聚无期。年轻的诗人奋笔疾书,书毕,一掷柔毫,早已肝肠寸断,泣不成声。而唐琬,就在相遇后的那个秋天忧郁而逝,临终前,还在念着这阕伤感的词。

唐琬在临终的日子里,一遍遍回想着自己和表哥陆游的那段幸福岁月——耳鬓厮磨,诗书唱和,鱼水欢谐,情投意合,这样的幸福,本该完美地演绎“执子之手,白头偕老”的,可是有一天,婆婆对她说:“你们太相爱了,这会荒废儿子学业,妨碍功名的。”于是,她深爱着的表哥用一张比春冰还薄的纸,将她“送”回了娘家。

唐琬至死都想不明白,相爱竟然是一种错!她更想不明白的是,她魂里梦里牵系的唯一,她挚爱的人儿会与她轻别,在她的生命里留下一个永远无法填补的空洞。

在那阙斑驳的《钗头凤》旁,有一阙褪色的旧词,也叫《钗头凤》: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妆欢。瞒!瞒!瞒!”

   这是唐琬的词迹,是缠绵在病榻上的唐琬吟出的生命悲歌。一个个忧伤郁结的音符,撕扯着陆游的心扉,从此,他的一生再也尝不尽那一错手酿成的苦酒。年至84岁时,陆游还牵挂着逝去的爱,支撑着病弱之躯再游沈园,并作《春游》一绝:“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是的,匆匆,太匆匆,生命中那无法填补的空洞,只缘于一错手。轻离别,那是怎样的错啊,一生泪落;伤离别,那是怎样的难啊,一生感叹。假如时光可以倒流,陆游啊,你会不会拿出全部勇气,留住你们的幸福?

夕阳西下,该是与沈园挥手作别的时候了。问沈园情为何物?沈园静默在暮色中。

多情应是沈园魂,多情却被无情误。走出沈园,我没有找到想要寻觅的答案。

也许是机缘巧合,从绍兴回家的那一天晚上,陪婆婆看中央台11套的“空中剧院”,竟是浙江小百花越剧团表演的《陆游与唐琬》,其中有这样的一幕——

春日的沈园,烟柳重重,繁花似锦。

唐琬含泪斟上一杯黄藤酒,陆游一饮而尽。

“这是你的喜酒么?”

唐琬无语凝咽。

“为什么不等我?”

唐琬颤抖的双手递上那封婆婆转交的休书,上面是陆游的字迹:若要重聚,等我百年。

陆游悲愤交加,长歌当哭,当年他书剑飘零,千里迢迢捎回的锦书上明明白白写的是:若要重聚,等我三年!“三”和“百”,一字之改,错了一生,扼杀了一生。

原来如此!

我宁可相信这是真的。假如《钗头凤》的悲情是源于这样的一错手,那么,这样的陆游便值得唐琬为他而死。

我知道我不豁达,只是个沉湎于一己情怀的小女子,小女子的心从此为唐琬释然。                                                      

                 风中的芦苇

                                            江阴市实验小学  潘雅频

帕斯卡尔有这样一段著名的话:“人只不过是一根芦苇,是自然最脆弱的东西;但是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

   是的,人因思想而伟大,世界因思想之林的存在而生机勃勃。就教育而言,高素质的教师应该是一个思想触觉十分灵敏的人。追求真理,崇尚科学,独立思考,保持个性,应该是每一个教育者坚定的人生信念。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语文老师,是无数芦苇中脆弱的一根,但是,我从来没有停止过思索,思索语文,思索学生,思索课堂,思索生活......人就在思索中感悟,渐渐地知道什么是自己想要的,知道什么是不可逆转的,知道用什么方式实现梦想,知道用什么心情面对磨砺,于是,进退得失与不离不弃都有了答案。

一、有一种美丽叫单纯

“教师——学生生命中的云烟,学生——教师生命中的过客。”这句话,在教师中间流传甚广。有几分无奈,几分伤感,也有几分消沉,然而的确是句实在话。云烟总要随风飘逝,过客只能留下背影匆匆,岁月的衣襟谁都拽不住,不是吗?

还记得参加工作后送走第一批学生时,我在空荡荡的教室里潸然泪下,那时候,是不舍,是落寞。现在,每送走一批学生,毕业典礼那天我都会向他们深深地鞠一个躬,感谢他们充实了我的生活,给我留下许多美好的回忆,同时请求他们忘却老师的过错,只带走老师的祝愿和期待。这时候,是坦然,是感恩。

   我感谢我的孩子们,真的。他们会折365颗闪亮的幸运星送到我的手里,祝福我的每一个日子都被星光照亮;他们会在书房里翻箱倒柜,只因为我随口说了一句:“老师想看看纪伯伦的散文诗。”他们会欣喜若狂,手舞足蹈,仅仅因为我告诉他:“老师最喜欢像你这样有志气,有灵气的孩子。”……偶尔,他们也会恼,来一段“戏说”——《我们的“加菲猫”》(“加菲猫”是学生送给我的“美称”),入木三分的刻画往往让我忍俊不禁之后反思自己的不可理喻和小题大作,而我,又曾经做了些什么呢?怄气,抱怨,甚至还有“河东狮吼”!作为老师,我曾经以为自己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导之以行的教育是对学生的无私的给予,现在才越来越清晰地认识到,茫茫人海,除了亲人,朋友,还有谁像孩子们那样在乎你的喜怒哀乐,关注你的一举一动?只有孩子,才像阳光一样灿烂,像空谷一样纯净,很多时候,是他们在教育老师!

怀着一份感激,跟单纯的孩子一起学习,生活,辛劳依旧,繁杂依旧,酿出的却是甜蜜。

二、有一种永恒叫感动

有一种永恒叫感动。只有感动,才会相信这个世界还有干净的奉献,有纯粹的温暖,才会懂得世界万象,何为表里。

生活中,有一些镜头是永远不能忘记的。

 ——一个冬日的午后,学生正在静静地写作,我揉揉酸涩的眼,抬起头,猛然发现教室外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是老师!

“好好琢磨琢磨。”老师递给我一本他新整理的资料——《感悟经典》,然后,匆匆离去。

我忘了说一声“谢谢”,只是站在教室门口目送着老师的身影渐渐远去,手中握着的,不是一份资料,而是一份鼓励,一份责任,一份永远报答不了的师恩。

 ——“你怎么走路的?怎么就只听见你摔着了?”

    “你最好不要穿高跟鞋来吓唬人。”

    “最近看什么书?工作怎么样?”

     ……

        这个婆婆妈妈念叨着的人,是我们无数语文老师的老师,此刻,她是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这样的神情我不是第一次见到,上《落花生》,上《鸟的天堂》,因为我的不思进取,不认真钻研教材,她差点儿恼羞成怒朝我翻白眼:“哼,这样的课你也敢上给人听!”

工作也好,生活也好,能听到这样的责备是幸运的,这种坦诚的声音,是春风拂过心田的声音。

没有一种给予是理所应当的,没有一种领受是可以无动于衷,心安理得的。所以,一颗心对另一颗真诚关爱的心应该充满感激和珍惜,而且被这力量催促着去做点什么。每每想起这些感动我,帮助我,影响我的人,我便不敢懈怠,懈怠,便是愧对。

 三、有一种追求叫幸福

“这堂课你幸福吗?”没有老师这样问学生,取而代之的是:“这堂课,你学到多少知识?”

“这堂课你幸福吗?”没有人这样问老师,取而代之的是:“这堂课,你上得成功吗?”

成功地教,成功地学,真的很重要。“教得扎实,学得快乐,考得满意。”是我们每一个老师衡量工作成败的标准,但是,在课堂上,还有比成功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幸福。课堂是师生生命不可重复的体验,课堂涌现着最真实的人生活力,流淌着最精彩的生命激情,而这些,都建立在幸福的基础之上,让课堂洋溢着幸福,应该是我们课堂教学的核心意义,是我们一生的追求。也许,这样的幸福离我们有点远,但我们可以一步一步去接近,去触摸,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我喜欢听课。只要那一天还没有沦落到手忙脚乱的地步,我会坐在电脑前,悠然地观看从朋友那里搜罗来的课堂实录,会心处对自己一笑,精彩处反复回味,动情处湿润了眼眶又何妨。这些经典的课堂,虽然“身不能至”,但可以“心向往之”,沉醉在幸福的课堂里,窃一点名师的幸福点缀自己的生活,岂不是人生一大乐事?

 我喜欢上课。当然,我指的是上那些能让自己惊喜、激动的课。很多时候,我真的觉得做老师是我最佳的选择。走进课堂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今天,我要学学“玫瑰”的激情,不妨舞之蹈之;明天,我要借一点王菘舟老师的诗意,不妨吟之诵之;忽然迷上了看云讲话时的恬淡从容,课堂上自己便多了几分优雅和娴静;有时,甚至突发奇想把讲台送给学生,然后赖在座位上兴致勃勃地当“潘雅频同学”……教语文,就是这样“认认真真地玩”,没有人会来剥夺我自得其乐的权利,我的课堂我做主,多好!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过一段时间,我会把我的课堂之门打开,跟老师们一起探索,剖析。《月光启蒙》两课时连上,探究第一、第二课时教学内容的合理安排,教学目标的有效实现;《呼吸的感觉》当堂完成习作,进行讲评,探索习作训练如何重情趣,重体验,使学生习作个性飞扬……

做这些,并不求鲜花与掌声,只希望能够超越语文教学无法避免的繁琐和辛苦,诗意地栖居在幸福的课堂上。

 我喜欢阅读。有人说:“教育是一个容易让人心灵结茧和蒙尘的职业。”也许是吧,但我知道,戴着镣铐起舞时,让心飞翔的是书。人生太短暂,大千世界,我们能认识,能经历的实在太少。书,给我们打开的是一个自由王国,它让我们浮躁的心沉静下来,站在远处审视自己的人生,净化的不仅是眼睛,还有心灵。就在我写这篇稿子的时候,孩子们正在进行每天20分钟的午间阅读,轻轻的呼吸声,轻轻的翻书声,连秋阳也放轻了脚步,悄悄地迈过窗子轻轻走到我的桌前。我的耳边回响着看云由衷的感叹:“琅琅书声,朗朗乾坤。自利利他,自度度人。”是的,阅读并和孩子们一起阅读,最美的风景就在我们心里。

 我喜欢写,由于写得随心所欲,毫无规范可言,我自觉地将自己的“写”拎出了“写作”的行列。

“写”是一种表达。是“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的豪迈;是“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轻狂;是“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的细腻;是对酒当歌,松下弹琴……当生命中有了惬意或苦闷,有了欢愉或伤痛,那就用笔来表达,文字胜过了任何言语。

“写”是一种收藏。人生路上,我们有过许多感触,尝过许多滋味。收藏失败,我们收获成功;收藏稚嫩,我们收获成熟;收藏眼泪,我们收获欢笑;收藏回忆,我们收获生命的丰盛。记录收藏,就是在积累生命中独一无二的财富。

这就是我对“写”的认识。我用自己的“写”熏陶、感染学生,引领他们用写表达生活,收藏生活,一起由衷地自得其乐,于是,我的学生和我一起享受"写”,享受语文。爱上“写”,是一件幸福的事。

听课,上课,读读,写写,我的生活就这样简单。简简单单教语文,简简单单爱语文,简单,就是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30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